會知道「水雉」,進而想認識牠,應該從兩年前參觀高雄蓮池潭旁的「洲仔濕地公園」時開始。「洲仔濕地」原是水稻和菱角田輪耕的窪地,早年也是水雉的棲息地,然而隨著棲地破壞、農藥毒害及人為獵捕,水雉逐漸消失,甚至瀕臨絕種。2002年由濕地聯盟認養,進行水雉返鄉計劃。在消失了30年之後,2004年11月飛來了3隻水雉,其中的一公一母留下來並於2005年8月孵出四隻小水雉。截至目前為止,「洲仔濕地」每年約可觀察到20隻水雉。而自己則是去年才第一次見到水雉的真面目。

 

 

此為高雄市左營區的「洲仔濕地」生態解說中心。

 

「洲仔濕地」因為佔地只有10公頃,且無其他區外覓食空間,所以能容納水雉的數量也大約為 20隻 。台灣的水雉為「雉尾水雉」每年春夏之際換上繁殖羽自四方到來,在洲仔溼地交尾、築巢、孵蛋、育雛,直到秋天才離開或留下過冬。

 

久聞官田有個「水雉生態教育園區」可以近距離觀賞更多的水雉生態。終於和父母來了一趟官田尋「鳥」之行。

 

台灣的水雉族群數量,在90年代期間因棲息地改變而逐漸減少,成為瀕危鳥類,僅能在台南地區菱角田中發現,1989年水雉被公告為第二級珍貴稀有的保育類動物,當時的全台族群低於50隻。1997年台南縣政府實施「菱農保護水雉巢蛋計畫」,同年水雉經台南縣縣民票選成為「台南縣鳥」,縣市合併後於2014年正式成為「台南市鳥」。在日治時期,也因為「水雉」的稀有和美麗,更被日本人封為「天然紀念物」而加以保護。

 

 

 

「水雉生態教育園區」內規劃了很棒的賞鳥空間。除了純賞鳥,更多的是賞鳥兼攝影的愛好者。

1980年台灣高鐵規畫的路線正好穿越水雉重要棲地-官田的葫蘆埤。1998年經過四次的審查,同意有條件通過,卽應完成15公頃水雉保育計畫棲地租用。1999年挑選位於葫蘆埤南邊2公里處台糖的隆田農場,並委託由「中華民國野鳥學會」與「台灣濕地保護聯盟」成立「水雉搶救委員會」執行整個復育計畫。

 

 

進入園區,可以索取解說DM,並留下簽名拜訪資訊。園區的歷史如下,

2000年: 租用臺糖於官田的15公頃土地作為「水雉復育區」。由「台灣濕地聯盟」及「中華民國野鳥學會」成立「水雉復育委員會」,執行經營管理。

2007年: 「中華民國野鳥學會」承接「水雉」復育之經營管理工作。並更名為「水雉生態教育園區」,開放園區讓民眾自由參觀,推動水雉生態教育工作。

2008年: 遭受外來種水生植物-粉綠狐尾藻及泰國鱧魚的嚴重危害。

2009年至2011年: 遭遇百餘隻水雉集體中毒死亡,水位調節、颱風影響等難題。

2014年:更名為「台南市水雉生態教育園區」,由台南市野鳥學會」認養經營。但因經費不足,也接受大家的捐款來一起護持。

 

 

  

(濕地教育中心,內有水雉的介紹和解說等)

2010年發生水雉集體死亡事件,死亡導因於誤食摻毒種苗,原來是農民為了降低成本,減少鳥害及鼠害,由插秧改為以摻入農藥的種苗直播,造成水雉間接傷害。每年12月底到隔年1月底是菱角收成後的水稻播種期,也是這幾年水雉中毒死亡的高峰期。2009年底到2011年初,2年共有136隻死於誤食摻毒種苗,第3年則降為5隻。

 

 

(由教育中心旁的小徑進入賞鳥區)

2012年台南縣政府先以每分地台幣1000元的補助,讓農民以插秧方式種植而非種子直播的方式,結果成效良好。另外也加強保育區內的水位調節,才解除了水雉大量死亡的危機。

1998年台南縣政府為了鼓勵民眾保育水雉,實施『菱農獎勵辦法』。內容大致如下:凡在菱角田、埤、池塘或其他型態之棲地,於自然狀況下發現水雉幼鳥成功孵化者,經查核,由台南縣政府提供1-2萬元獎勵金(成功孵化二隻雛鳥以下為一萬元,三隻以上為二萬元)。1998年的繁殖季共提報6個巢位,實際撥付4巢6萬元的獎勵金;1999年的繁殖季鑑定了10個巢位。而後每年均有不同的奬勵方式,2017年則如下:

一、本方案預算暫定為新臺幣95萬5,000元整。
二、水雉保育獎勵金核發標準為自然情況下保育水雉繁殖,每巢成功孵化幼鳥1至3隻者,核發獎勵金新臺幣2,000元;每巢成功孵化幼鳥4隻以上者,核發獎勵金新臺幣3,000元。倘若獎勵金總額超出預算時,得依據區公所申請書送達之先後順序核發獎勵金,至獎勵金補助額度用罄止。

另外分享「2008台南縣歷年水雉保育計畫成果分析  」計畫主持人為「翁義聰」的報告。

台南縣境於實施水雉保育獎勵辦法的 10 年間,共核發獎金及查核費用 共新台幣 8,856,000 元。這計畫受獎勵的鳥巢數有 1,181 個,孵出的幼鳥有 2,048 隻 ,平均每孵出 1 隻幼鳥估計為 4,816 元。孵化率為 50.2± 7.0%,幼鳥離巢率為 64.0± 8.9% 。

自 2000 年後的 9 年內,交通部高速鐵路工局、台灣高鐵公司、農業委員會、台南縣政府及 NGO 等單位,共投入新台幣 40,986,000 元的資金於官田水雉復育區。這計畫讓水雉成功的築鳥巢347個,孵出的幼鳥 共有690 隻;平均每孵出 1 隻幼鳥估計為59,400 元,此金額為前者的 12倍。孵化率為 50.7± 7.2%,幼鳥離巢率為 60.7± 19.8%。

原來這項計劃投入了不少的人力和物力,感謝台南市政府及有關單位的用心。

 

   

(沿路有4幾處賞鳥亭,動線順暢,環境也規劃得幽靜又舒適)

也為了因應農藥中毒事件,自2010年「財團法人慈心有機農業發展基金會」逐步輔導農民不撒毒稻穀、轉以有機方式耕作、並擴大綠色保育生產,成效也逐漸顯著。許多農民已加入有機及友善耕作。

 

 

(離開賞鳥亭,沿著自然步道前進)

既然來到園區,就一定要來認識一下為「水雉」奉獻了生命的前園區主任「翁榮炫」。2009年翁榮炫擔任園區調查員,2011年任主任一職。在他認真殷勤的調查下,揭開當地農法改變,造成水雉以及鳥類死亡事件。而為了確保冬季一期稻作農民施藥時,不讓水雉到田裡覓食,翁榮炫幾年來不僅自聘人力,更親自夜宿田區趕鳥。2014年卻不幸病倒而撒手人寰,得年48歲。而他的夫人繼承夫志,為現任的園區主任。夫妻二人為「水雉」保育無怨無悔的付出,真的令人敬佩和感動。

 

 

步道盡頭,就是園區工作人員簡單的辦公室,與入囗位於同一區塊。整個步道環繞一圈大約只需半小時,然而卻提供了非常完善的賞鳥環境。因園區15公頃的棲地已經飽和,所以不少水雉在區外的菱角田生活。故推動農民友善耕作,不用農藥,才能讓水雉在內的所有動物永續生存。 

 

  

雖然同行的父親也愛照相,但這是相機所能捕抓到的最佳畫面了。原本擔心無法分享水雉的美拍給大家。但非常幸運在FB上認識了拍鳥達人「吳素娥小姐」,謝謝素娥無償提供了一系列的作品, 讓大家可以見識到凌波仙子的美姿並了解其生態。而今天的官田也真的沒有讓我們失望,在菱角田裏很容易就見到了水雉美麗的身影,只是「凌波仙子」怕人,所以只能遠觀。

 

 

而在這中間還發生一件有趣的烏龍事件!父母和我很驚喜的在附近水田裏看到一大群鳥,特別停下車來拍照。幾乎上百隻鳥,傻傻分不清,以為是成群的凌波仙子(水雉),也太壯觀了吧!回家檢視照片時,被牠們長長的尖啄和又細又長的紅色腳所困惑,原來他們是「高腳鴴」又名「紅腳娘子」。還真是誤會大了,幸虧及時發現,才沒鬧出笑話!以下就開始分享「水雉」的美拍了。

 

  

「水雉」美麗的繁殖羽。(照片由吳素娥提供)

水雉在繁殖期,金黃褐白的羽色和長長尾羽,水上姿態輕盈翩翩,而有「凌波仙子」的美稱;又因牠們喜愛活動在有浮葉植物的水澤地區,因而有「葉行者」的稱號。在台灣,水雉因為常棲息在菱角田間,也有人稱之為「菱角鳥」。 台灣的水雉,是全世界八種中唯一具有繁殖羽(夏羽)與非繁殖羽(冬羽)不同形態,也有定期遷移的習性。

 

 

雄鳥與雌鳥外型相似,但通常公鳥外型略小, 右邊應為公鳥。(照片由吳素娥提供)

 水雉於1865年4月23日為英國博物學家史溫侯先生(Robert Swinhoe) 在高雄所發現,從此水雉正式列入台灣鳥類記錄。在台灣水雉科的鳥類僅有1屬1種,學名為Hydrophasianus chirurgus,英文名稱為Pheasant- tailed Jacana,字意為如同雉雞般擁有長尾羽的水雉科鳥類,又稱「長尾水雉」。

 

 

 交尾 ,上頭為公鳥。(照片由吳素娥提供)

水雉不僅外型討人喜歡,也是農民的好幫手。牠們最喜歡站在菱葉上搜索獵物,捕食水面上的螺類、蝌蚪和青蛙等,其中不少是阻礙菱角生長的害蟲,因此深受農人歡迎。而為了保護珍稀水雉,政府也輔導農民以不使用農藥化肥的耕作方式,營造水雉的友善棲息地。

 

 

(照片由吳素娥提供)

 水雉為一妻多夫在鳥類中為比較少有的現象四到九月築巢於水生植物葉上,母鳥可下8~10窩蛋,每窩約四顆蛋,蛋為墨綠褐色;由公鳥負責孵化和照顧幼鳥。一年生的菱角在春天發芽,至4、5月菱角的植株長到可以支撐水雉的重量時,水雉才會在此時利用菱角葉築巢繁殖。

 

 

(照片由吳素娥提供)

縱使在豔陽下,水雉爸爸還是非常盡職的在孵蛋。當抱卵中的公鳥發覺巢有危險時,常會在附近另築新巢,並用嘴將蛋滾到新的巢中,然而這些干擾卻會導致水雉的孵化率降低。

 

 

(照片由吳素娥提供)

4顆蛋已孵化了3隻可愛的小水雉,另一顆蛋可能會慢1-2天,也可能不會孵化(孵化期約25~27天)。水雉是屬於早熟型的鳥類,出生後幾個小時就可以行走。可別看水雉動作優雅,體型嬌小,孵蛋期的水雉爸爸可是很兇悍的。我們已知水雉是一妻多夫制,母鳥下蛋後就離開,另覓對象再下蛋,公鳥則將蛋放進幾片菱角葉聚集成的簡單鳥巢,自己守在巢邊孵蛋;此時只要一有鳥兒靠近,就算對方身形龐大,水雉爸爸仍會發狠猛追,將牠驅逐。

 

  

(照片由吳素娥提供)

氣溫降低、下雨或危險來臨時,常常可以見到公水雉將小水雉挾在翅膀下保護。親鳥愛子心切,幾乎會攻擊所有的敵人,但能容許上一巢的亞成鳥偶爾接近雛鳥。

 

  

亞成鳥 (照片由吳素娥提供)

幼雛孵化後約二個月至二個半月間,便可以飛行獨立自主,此時可能離開公鳥的領域自行移動到他處,或隨公鳥與其牠的水雉群聚度冬。

 

  

冬天的水雉(照片由網路截取)

非繁殖期的水雉, 羽色為土褐色。羽色與亞成鳥相似,差別在頸部的黃色區塊。繁殖季接近末期,不再參與繁殖的水雉,便開始更換身上的羽毛,轉為度冬用的非繁殖羽,為即將到來的寒冬做準備。換羽的過程常會導致水雉約2週無法飛行,若遇到危險則會利用潛水或體色來保謢自己。 冬季菱角收成後﹐可居留的棲地大量減少﹐水雉通常會合群集結於埤塘及少數長年廢棄的魚池中度冬 ,利用共同的防禦以增加存活的可能小水雉如果有幸度過第一年冬天,第二年的夏天來臨時,便會參與繁殖,但是否會和親鳥產生近親交配的繁殖行為,就不得而知。

 

   

這是我們吃的「菱角」,此刻正是產季。特別將它從水裡翻出來,讓大家看看它的廬山真面目菱角是菱的果實,植株在高溫環境中生長,結果時的溫度卻須降低,因此全台只有嘉義以南、屏東以北的區域適合種植,其中又以台南官田的種植面積和產量最多。而菱角中醣類約占86%,食材歸類屬於全穀根莖類食物,可以取代米飯做為主食。

 

 

白色部份為菱角的花,菱角的花白白小小的,藏在葉片中,是具有雄蕊和雌蕊的兩性花,花謝了以後會沉入水中結出小菱角。一株幼苗大約會結出6到10個果實,也就是可食用的菱角。

 此外,為了響應水雉保育,讓牠們過冬時仍有水田可棲息,官田也有農夫願意放棄傳統一季菱角、一季稻米的耕作方式;而採菱角、茭白筍、水蕹菜、荷花輪作,讓田裡隨時有水;雖然如此一來,少了產量最穩定的稻米,收入也減少,但卻能營造全年合宜的濕地環境,成功將水雉留在官田。不得不為這些農夫們拍拍手了!希望能有更多的菱角田,讓水雉有更廣的棲地,所以鼓勵大家多吃菱角。現在連不怎麼愛吃菱角的我,也特別會去選購食用。

 

 

這是整片的菱角田,此次官田行,觀察到許多大小水雉在遠方跳來跳去覓食,若遇有人靠近時,則或飛或跑到另一端繼續覓食。

2017.09.21剛出爐的最新資訊,根據水雉園區主任李文珍的消息,今年繁殖期有39隻雌鳥、71隻雄鳥參與,目前水雉家族新成員有100隻水雉寶寶幼鳥可以自行獨立生活,還有29隻雛鳥正努力成長中、4巢孵蛋中。全台南市今年7月調查水雉繁殖族群增加到857隻,官田地區就占了662隻,水雉族群數量穩定成長,政府民間和農民們的友善對待,真的功不可沒。

 而2000 年台南縣施行的「菱農獎勵辦法」及設置「官田水雉復育區」等,使水雉的族群逐年增加。而高雄的「洲仔濕地」成為牠們第一個擴散的地點;後來在嘉義水上、花蓮馬太鞍、台北關渡、高雄及屏東的高屏溪等地,都傳來了水雉繁殖的報導。

而高雄近年來推動「美濃里山」計畫,並在種植面積居全台之冠的野蓮田中,發現有部分珍貴的保育水雉前來度冬,但始終卻不見嬌客移居繁殖。在專業人士建議下種植芡實吸引水雉築巢,終於在今年(2017年)迎來牠們築巢生蛋,7月份也順利孵化了4隻小水雉。另外在高雄的「鳥松濕地」今年也看到水雉了,鳥松濕地面積太小,水雉隔天就飛走,基本上10公頃以上濕地、埤塘較適合水雉棲息。但濕地復育已見成效。

 

 

這是今年10月11號將要發行的水雉郵票。水雉的族群,由2000年的不到50隻,在政府民間和農民的共同努力之下,現在全台已經超過1000隻了。感恩在台灣的每個角落,都有一群人默默的為自己的理念和理想,不斷地堅持和努力,並且不求回報。看著水雉美麗的身影,在菱角田中跳來跳去,除了欣賞讚嘆之外,更多是內心的感動!

 

    Cher 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